0553-2912527
政治与法律
人性与新技术的交互重塑信息传播的现在与未来
发布时间:2020-07-16    信息来源:互联网 

群体性的人性变迁比较缓慢,时间跨度必须足够大,所发生的变化才能被明显感知到,而与之关联的因素又有很多,想穷尽其间的奥妙很难,今天我们单独把与特定指向的新技术相关的交互拿出来进行分析。

上世纪七十年代,物质和精神极度匮乏再加之其他原因,人们能够获取的图书及影视等信息数量极少,一旦有作品面世,大家便会争相传播,比如极具代表性的长篇小说《第二次握手》,从1970年前后开始以手抄本的形式在全国规模的人群中广泛流传,到1979年7月正式出版后,累计印数达430万册,至今居新时期以来我国当代长篇小说发行量的首位。这一作品甚至引起国家高层领导的重视,由多家权威机构联合摄制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中,特意对此情节进行了较为详尽的陈述。

那时候,只有极少数人有专属的电视机或者报纸,相对来说拥有收音机的人要稍稍多一些,但也仅限于少数家庭条件优越的人家,当时最为普及的传播方式是有线广播,甚至普及到了农村的每家每户。那时候的电影和现在也不一样,有专门负责放映露天电影的人在乡下大一点的村镇上巡回,电影新片很少,几年之内总是那么几部,同一部电影常常会翻来覆去放很多次,即便如此观众依然乐此不疲,因为电影放映员整整一年也来不上几次。那时候的电影放映开始时不会有广告,但往往会放映一种叫“新闻简报”的东西,绝大多数新近发生的国内外大事的影像信息必须采取这样的途径才能传播到偏远农村地区。

年轻点的人已经很难想象出鸿雁传书的样子,更别说那时的“潮人”们玩的“笔友”游戏了!遇到紧急情况需要告知异地的亲人们时,只能去特定地点拍电报,费用挺高的,1986年盛京愚公高考结束后曾经拍发过一封,内容只有八个字,花了4元钱。普通人要通长途电话的可能性极小,通常的通讯方式都是通过邮局写信,特殊紧迫的情况下才拍电报,而且有能力接收电报的地方也很少,收到电文后还要再派遣邮递员方能送达。

若是和今天相比,当时的人们处理信息的态度可谓极度渴望和贪婪,一切信息能收尽收,几乎不会有任何漏网之鱼。

以《第二次握手》出版为标志,各种各样的出版物及影像产品慢慢多了起来,人们对于信息的接受能力逐渐开始应接不暇了……大约从90年代中期开始,电话和电子邮件等通讯方式开始普及,直至邮筒被废弃……普通人终于也可以为所欲为地联系任何自己想要联系的人了!到了今天,人们再也不会哼唱什么“千里难寻是朋友……”,获取友谊变得很容易,年轻的人们更喜欢思考的事情是:今天该拉黑谁,而又有谁敢说这样的倾向不会蔓延开来?

都是技术惹的祸,对待信息传播,人们依次经历了渴望、不再稀罕、麻木、排斥厌烦等阶段,挑挑拣拣成为常态 。

上文我们谈了新技术从外部对人性所产生的影响,接下来我们再说说新技术从内部让人性发生了哪些变化。

出版技术的飞速发展,让创作者实现了篇幅自由,著书立说也不再是名家大家的专属特权。为了抢夺读者,作者变得越来越迁就,为了尽量不让读者多动哪怕是一点点脑子,“傻瓜书”开始盛行。当下有种被称为“反智主义”的行为颇为盛行,应该与那些年的系列“傻瓜书”有极大关联。

个人电脑普及开来后,想动动脑筋的机会变得更加稀少,无论搞什么,都可以非常容易地找到“模板”,就连做生意,也早已开始流行“盈利模式”了。这也让盛京愚公想起了七年前亲历的一件事: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接到一项任务,为一个颇有新意的会销活动写邀请函,因为在网上找不到模板,大学生哭了,非常坚定地认为一定是领导难为自己……

“你只需按下快门,剩下的全部交给我们来做”,除了“傻瓜书”,当年还有种“傻瓜相机”非常流行。早些年的家电等民用设备出厂时,一般来说都配有说明书,用户在使用前都会仔细看看,使用不当可能会造成损坏;随着技术的发展,设备对于使用者的要求越来越少,到了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的时候,即使对于两三岁的孩子,无需别人教,用不了多久自己便能上手……

久而久之,人们越来越懒得转动脑筋,思维能力在退化;与此同时,自信心反倒越来越强,常常非常坚定地认为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没有人比我更懂……”的思维定式其实并不仅仅局限于“懂王”一人。

今天的人们,都知道蒸汽机对于工业文明时代的价值。然而,当年大清国的乾隆皇帝对此却不以为然,面对从英国千里迢迢赶来为他祝寿的外交使节带来的相关技术,明确表示不屑一顾……

西方世界最早出现的大百科全书,曾经是全世界知识分子梦寐以求的最爱,谁曾想短短几年就被维基百科、百度百科等互联网新贵拉下马来。(将这本巨著被一个小人物挑于马下的故事演绎得最好的,是央视2013年前后拍摄的一部记录片《互联网时代》,直达内心的震撼难以言表,强烈推荐读者找来看看。)

有种说法:“互联网是上帝送给穷人的最好的礼物”,据说当马云被问起阿里巴巴为什么能成功的原因,他曾回答说,是因为阿里巴巴起步阶段缺钱。确实,同时期同在电商领域摸爬滚打的竞争对手当中,阿里巴巴是最缺钱的那一个,正是因为自家缺钱,才逼迫自家不得不设计出最省钱并且最有竞争力的方案。

这些故事都在揭示:曾经的理所当然可以被动摇,曾经的巨无霸可以被颠覆,曾经的经验和优势可能正在成为累赘。

首先,我们来讲讲二十岁的女生被称为老阿姨和六十六岁的老阿姨被称为董小姐居然毫无违和感的故事。

两三年前,盛京愚公以教育部认证的优秀创新创业导师的身份去沈阳北部的一所大学和新媒体专业的大学生们聊创业的事,有个1998年出生的女生说,就因为自己更愿意玩微博,而对新入学的大一新生们爱玩的短视频缺乏了解,于是学弟学妹们便总是喊她“老阿姨”;

前些日子格力的董明珠玩直播带货,拒绝借助年轻网红们的力量而亲自操刀,成绩斐然,于是“董小姐”的大名便不胫而走。

新技术的迭代速度越来越快,只要跟不上节奏,即便只比别人大两三岁,也会被称为老阿姨;相反的,如果我们勇于挑战潮流,即便真到了老阿姨的年纪,只要自己能够驾驭新技术,依然可以被称呼为小姐!

那年玩短视频的那些大学生,后来会不会在哪天也被后来人称为老阿姨?如果会,替代短视频的玩法会是什么呢?

2017年前后免费注册的手机直播已经非常盛行,然而有个 × 门直播偏偏要玩收费,仿效体制内的样子大搞封官进爵,一旦出动直播,气势必然非凡,兴师动众,人人穿上类似摄制组的定制马甲,支撑手机的架子也非常有厚重感,绝对可以说是头轻脚重,开播时现场必然还要打出“全球直播”的大幅字样,他们直播时网上会有多少人看,周围的人不必知道,但一定要让周围的人知道咱这直播可以覆盖全球!

这家直播平台后来虽然消身匿迹了,但划拉走了不少钱应该是真的,而那些一次性支付了大笔钱而获得“厅长”等头衔的人也不会觉得亏,因为自己毕竟还是过了把官瘾的。

对于信息传播来说,直播自然是最为高效的传播方式,现在又是自媒体时代,亲自操刀直播当属不二之选。对于这一点,国家领导人心知肚明,于是各级领导都以身作则,率先垂范。然而,直至今日,依然有人不愿意亲自下场,看到董明珠直播带货的成功,不是抱着虚心学习的态度改进自家的做法,而是百般挑刺说什么这就是“低价倾销”!

老习惯和旧经验造成了人们裹足不前,非常多的人,尤其是身居高位的人,其实他们也非常希望出名,但由于担心丧失已经到手的既得利益,害怕亲自直播会导致自己出丑,再放眼望望周围,发现还有很多人也都和自己一样,坚持“沉默是金”的处世之道,便心安理得起来。

据说正是那些“老阿姨们”曾经喜欢玩的网络技术把奥巴马推上了总统宝座;而随后的特朗普则是因为在视频出镜等自媒体方面更胜一筹,击败了奥巴马鼎力支持的那个绝对的实力派双料老阿姨。让我们不得不感慨新技术的迭代之快。

两任美国总统的胜出,再加上领导干部亲身示范以及董明珠等人直播带货的成功,都未能消除民众对于“沉默是金”和“言多必失”的古老信条的坚守,信息传播的未来走向将会如何发展呢?

目前的信息传播的形势是这样的:对于接收信息来说,民众正处于极度过载的状态之下,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任何信息都休想闯进他们的世界;

即使非常侥幸地把信息传播到位了,类似于“懂王”一样的思维逻辑,也会让事物的发展充满不确定性:假如这条信息恰好和受众的心理预期吻合,那么恭喜你,无论信息听起来是多么匪夷所思,一样会被全盘接受;而假如这条信息不符合受众的心理预期,那将非常绝望,无论我们的信息多么富有哲理,多么有美好的未来和前景,很不幸,受众绝对不会认为自己的判断有误。

所以说:眼下的信息传播逻辑就是,即使是非常低劣的骗术,必然也能得以大行其道;即使是非常科学严谨的论断,再加上众多名家和大家的背书,也未必就能够说服绝大多数人。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