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3-2912527
政治与法律
为了追“星”,她走过40个国家跨越…
发布时间:2020-03-08    信息来源:未知 

星空摄影师,这听起来有几分梦幻的职合肥投资公司排名业,国内从业者甚少,在国际上也鲜有女性从事。1990年出生的叶梓颐,正是其中一员。原本她是广告公司的创意策划,在25岁果断辞职,开始了“追星”的旅程。5年里,她步履不停地走过40个国家跨过60万公里,探索星空与地球的对话之美,拿下多项全球权威的天文摄影大奖。2020年,30岁的叶梓颐决定“高处再出发”,成立个人工作室策划一个天文科普类的节目。

自从21岁拍摄了第一张星空照片,她就迷上了星空摄影。“很多人认为搞摄影的一定有钱,毕竟器材很贵。”叶梓颐说,器材确实价格不菲,但她大多是借的器材,拍摄完后要原样归还。2015年一次拍摄,她相机和镜头在新西兰被偷了。赔偿器材让她本不宽裕的财务状况雪上加霜。不到两个月,之前在西藏拍摄星空时肺水肿的后遗症还犯病了。但她说“吃了很多亏,但是人生嘛,早吃亏比晚吃亏强。”

叶梓颐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在田野间、灯塔下、冰河边用镜头捕捉星星和极光。2016年,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她的作品,原觉得天文星空小众的媒体也开始向她约稿。这张名为《极光女神的裙摆》的照片,让她获得了2016年TWAN地球与天空摄影大赛夜空之美组冠军。“没有想到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就能拿奖,成为了唯一获得此奖项的中国女性。”此后她其它作品还被NASA收录,还在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获奖。

5年时间,叶梓颐从粉丝只有3000的“小透明”变为有百万粉丝的天文、摄影、旅游跨界博主。因为拍摄总是在夜间进行,叶梓颐的作息和常人相反:往往凌晨5点入睡下午2点左右醒来。为了在有灵感的时候随时爬起来工作而不会影响家人,很多时候她都会选择独自睡在工作室。

“很多人问我星空摄影最难的是什么。我觉得是等待和出发。”叶梓颐说,在寒冷的夜晚决定出发拍星空可不是一件浪漫的事情。器材往往繁琐又笨重,还需要很长时间整理。而一旦下了出发的决心,一切都变得没有想象中难了。直面困难、懒惰和焦虑,是解决它们的前提。

“其实在北京很多地方都能够看到星星,只不过很多人都在低头看手机。”在繁忙的都市生活中,步履匆匆的人们往往会忽略自然给人类的礼物。“而我希望我的照片能让公众觉察到在城市看星空不是件难事。”在去年“地球一小时“时,她在微博上号召粉丝和星空摄影师一起就#510100公里#话题下发表城市星空作品,此话题超过了2000万浏览量,收集了来自全国各地超过400组作品。

“虽然月亮是我们最熟悉,也是人类迄今为止唯一踏足过的外星球。但很多人对它并不了解,也不知道她在一个月内每天升起来的时间和形状都是不同的。”此行拍摄目标是月亮,她开始熟练地从汉兰达里拿出器材,架设备。“曾在青海戈壁里被困过两次,在国外抛锚过两次,每次出门我都准备很多食物和水以备万一,所以我特别喜欢能装很多物品的汉兰达,内部空间优化得很好,利用率很高,对我来说特别有安全感。”

对于靠天吃饭的星空摄影师来说,天气和空气状况也是考验。学习专业的天文、气象和摄影知识,都是能拍摄到理想星空画面的必修课。叶梓颐需要时刻关注预报软件,判断天气和风力状况。叶梓颐笑说:“已经记不清到底多少次以黑夜为伴了,躺在车里坐等最佳的拍摄时机。”天气逐渐转晴,月亮终于冲破低空的雾霾露出了头,在城市拍星空不是件容易事,但总会有额外的惊喜。

拍摄完毕后,叶梓颐将器材逐一收好。“毛姆的著作《月亮与六便士》对我来说,就像是星空与脚下路。一路走来有过坎坷,有过无数次想要放弃的时候。好在我倔强又慢热,很多人觉得很难坚持的事情,对我来说没那么难。又有哪个职业和生活方式没有它的难处呢?“午夜12点,路上车逐渐少减少,叶梓颐说自己小时候是个路痴,在没有导航时经常迷路。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一个走遍世界四海为家的行者。

叶梓颐的工作室在居民区的一楼。为了避免吵到邻居,她每次深夜回来都特别注意不发出太大声响。院子里的石榴树是她跟邻居沟通情感的方式。到了秋天结果的季节,叶梓颐会将一部分石榴送给邻居。“去年这棵树接了200多个石榴,分三次才摘完。”叶梓颐觉得自己也如这石榴树一样,抽芽晚花期也晚,但却有如火焰般的花和甜蜜的果实。

深夜,叶梓颐将拍摄的照片导入电脑,开启了与电流声为伴的深夜工作时光。三十而立,30岁标志着一个新的人生阶段,虽然近几年在星空摄影领域收获颇丰,但她给自己设了30岁的planB:就是高处再出发,从零重新开始,通过自己精心打造的天文科普节目,让更多人走近星空,爱上星空,去感受那份难以言喻的美妙与感动。接下来,她和“宝藏方舟”汉兰达又会走出多少激动人心的星空拍摄故事呢?拭目以待......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