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3-2912527
私募基金
中华传统文化的历史年龄
发布时间:2020-03-11    信息来源:互联网 

如果把中华传统文化的成长,看作一个人的一生,可以换个角度更加深刻的认识和理解中华文化的沉淀。

婴儿没有记忆,神话时期也没有确切的文字记载。但无婴儿则无生命,故文明遗迹的挖掘间接展示了神话时期的文化。

中华文化的诞生,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和自然优势,大江大河纵横交织,温湿气候分布广泛,大海荒漠隔离封闭,天生具有大一统文化的地理基础。

文化的婴儿在广阔优异的自然环境中成长,饥餐渴饮而采耕渔猎,简单纯真而平等群居。三皇表述的是文化婴儿行为能力的提升,五帝隐藏的是文化婴儿知识水平的积淀,战争标志着文化婴儿活动范围的扩大,洪水留下了文化婴儿艰苦磨难的痕迹。

童年记忆模糊,但已经悄然的隽刻在大脑的记忆里。夏商时期的青铜文化和商甲骨文化,是中华文化永恒的记忆。

文化童年有了自我意识,开始独占地盘和玩具,犹如后启开启的家天下和四处征讨的叛逆部落。文化婴儿也开始了自我修养,从顽劣的到善良,成为了夏到商的逐渐进化,开始有了天地仁德观念,并将自我意识浇筑到精美的青铜器中,就像文化童年手中记录美好的玩具。

童年对知识的无尽渴望,使得夏商已经在耕种、畜牧、建筑等方面具备了较好的能力。但对未知未来的迷茫,商人更多了在祖先的祭祀中走向占卜。

少年是个记忆清晰但快速变动的时代,文化少年意志坚定、责任强烈、充满理想、随心所欲。少年时代,是最美好的年代。

文化少年气宇轩昂,封建开国、宗法继承、国颂浩荡;文化少年雄心壮志,执戟驱乘、战蛮征夷、开疆扩土;文化少年志向远大,开宗立派、百家争鸣、使命担当;文化少年激烈躁动,小邦灭国、春秋称霸、战国乱战;文化少年贪玩莽撞,秦法苛厉、卫风淫俗、屈子自怨。

两周是中华文化最淳朴、最丰富、最活跃、最宝贵的时代,奠定了中华文化两千年的框架和脉络,中华文化成为世界文化星海中最耀眼的一颗,成为每一个中国文人知识分子共同的精神家园。

青年是成熟的年龄,经过两周政治、经济、文化、人口的消耗和积累,中华文化定型的时代到来,中华文化真正成就了中华。

文化青年开拓进取而又务实求效,废封建而建郡县、同天下而立一统、破贵族而取士族;积极向上而又智谋远虑,倡无为而治天下、待时机而破匈奴、取西域而建功勋;激烈冲撞而又改过自新,御民力而揭竿起、穷武力而诏罪己、病戚宦而有铮臣。

秦汉形成的大一统观念和实践,成为两千年中华文化不竭发展的动力,是中华文化圈典型的文化符号和政治旗帜,朝代的更换、治乱的反复、分合的交替,都没有逃过大一统的文化向心力和凝聚力。

中年不惑,明辨而不疑。秦汉恢弘气势过后,留给中华文化的是反思和坚持,已经受过坚定文化熏陶和政治训练的土壤,必然坚定的走向自我革新进步的文化厚重。

魏晋时期是中华文明的特殊时期,代表着纷繁杂乱和破旧立新。传统汉族与历史异族的不断融合,偏安一隅与大一统的格局矛盾,士族文化在不断战乱中的破损与修复,都注定了魏晋文化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但纵观魏晋文化的底色,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延续和发展,是在混乱现实中的拨乱反正,是在文化反复大环境中对优秀文化的自我标榜。

透过不断变换的政治力量和表面反叛的知识阶层,可以看到中华文化的深层力量,在反思中坚持,在坚持中发展,在发展中立新。魏晋文化就是中华传统文化由精英青年到成熟中年推进过程中的不舍和追思。

度过不惑之年,壮年时期烂漫绽放、硕果累累、气象万千,中国文化进入了盛唐和富宋的大国风范时期。

盛唐政治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开疆扩土和社会繁华,均抵不过科举制度的定鼎之功。科举制度的意义和大一统思想一道,成为中华文化的核心。科举制度将传统士族掌控的权力,通过相对公平和可以完成的渠道向平民扩散,实现了社会力量和意志从下向上的秩序转移,为社会稳定和文化发展稳固了基石。科举制度也促使了文化的发展,文学和理学如同并蒂花,璀璨文化星空。

功成名就不免不思进取,倦怠了身心,惹乱了天下。富甲天下也就奢靡腐化,温柔了情绪,缩小了江山。中年的不思进取也是中华文化物极必反的规律性体现。

知天命而平和,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元明时期的中华文化,能放弃繁华似锦、能感知璀璨消逝、能继续痛定思痛、能接受现实境遇。

壮年过后,机体不复当年,外来毒素的侵蚀是必然。强元的占领,中华文化进入了崖山之后。高压的政治权力和松散的民间治理,中华文化开始接纳知识分子的个人情趣和市井民间的烟火气息,两者结合,为中华文化填充了民间文化的空白。到明恢复文化正统,逐渐重建的政府和经济,更加促进了文化向下的发展。知识分子在感悟大国政治的同时,也在个人情趣的追求上大放异彩。文学、绘画、艺术等成为中华文化的又一新硕果。

强元的作用,就在于打破中华文化的政治色彩和学说基础,开始关注民间文化和市井生活,明的复兴,将国家政治和民间文化巧妙的融合,成为今天中华文化的全部。

老年多病,久病成医。老年就是被岁月沧桑,而沧桑又成为自身的历程。一如满清统治和民国外来力量对中华文化的侵蚀,而最终成为了中华文化的一部分。

满清一个政治上统治和文化上被融合的特殊体制,满清与中华的不可分割也是从统一中华开始的,成为了中华文化的创伤和组成。满清最大的弊病是需要全面汉文化化,加之需要以少统多的先天考量,文化的保守和稳定是社会必须,这侵占了大量文化进步和创新的时间机遇,从而导致中华文化进入了老年时期。即便进入民国,短暂的文化复兴,更像一位老者对过往辉煌的回忆,表面轰轰烈烈,内心凄凄惨惨。

清民时期中华文化的老去,并不绝然是倒退,它促使我们站在时代的高度和世界的广度,去全面整理中华文化,并以此为土壤、为能量、为基石,去创造更加符合时代文明的新文化。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