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3-2912527
私募基金
我们是做自主工业软件的,我们正为自己、为中
发布时间:2020-06-05    信息来源:互联网 

自主,顾名思义是自己主动,不受别人支配;而自主工业软件,则是指自己设计、开发和使用工业软件,不依赖于别人,尤其是指不依赖于发达国家。

一是因为很多核心技术存在被技术已有国封锁的可能;二是数据泄密的风险,特别是一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的设计、测量数据,是绝不能被随意泄露的;同时,从长远来看,实现技术自主可控也是提升产业竞争力,振兴民族工业的必经之路。

在我国,任何脚踏实地从事自主工业软件开发的公司都是值得钦佩的,因为他们面对的对手是已经成熟的同领域国际工业软件,这些软件在市场(国际、国内)中都已经存在的几十年。几十年的日积月累和不断投入,使得这些工业软件在架构层面已经极其成熟,客户习惯也已经被广泛地培养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做一个成功的自主工业软件,绝对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商业行为就能完成的,最深层次的内核是我们要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系统方法,在这个系统方法的架构下逐步推进、不断积累,才能在这个行业或领域中崭露头角,甚至大杀四方。

比如,开发一个计算机辅助工程(CAE)软件,至少需要三个核心团队来将一个概念转化为产品,而又需要再另外建立两个团队才能将这个产品转化为商品。

1) 首先,我们需要一个算法团队来开发核心流体力学算法(或者叫流体力学求解器)。这个团队的人必须对数值算法和物理模型极其熟悉。

很多和我类似的创业者分析后都跟我说,理想的算法团队应该由一些数学领域的人来编写数值算法,一些物理方面的人来建立物理模型,再加上一些所谓的行业专家提出需求。这样的话能够实现团队的统一集成,最终编写出一个高效的求解器或算法。

但是经过大量的实践验证,我们发现,其实这个“理想”团队并不理想。这种把不同领域割裂开来的方法乍一看来非常接近我们通常所理解的专业细分,但是从实操的层面上讲,这种割裂的方式往往会极大地增加交流和沟通成本。常见的情况就是,做物理的提出了一个模型,但是从数学层面上看完全无法实现,最后在不断的沟通和争吵中激情丧失殆尽。这其实也是国内现阶段很多最初有志于做核心求解器的公司到最后改弦更张的主要原因。

从我的经验上来看,最理想的算法团队就是2-3人,其中每一个人都应该对数学、物理甚至行业背景极其熟悉。

▲ 第一步,从物理模型架构到数值算法,以及到最终的程序编码,都是由其中一个人完成,这个人是算法团队中的开拓者——TA可以完成70%-80%的整体算法架构。

▲ 此时,算法团队的另一名工程师开始接棒,TA会将已经完成70%-80%的求解器代码进行优化,包括修复可能存在的算法漏洞,优化算法逻辑并提升代码运行效率(内存捕捉、存储、加载均衡),在不断地测试后将求解器的完成度推至95%,这个人在算法团队中被称为提高者。到了这一步,整体的求解器开发和架构基本完成,已经可以作为核心部分集成到现有的产品中。

▲ 接下来就是第三棒,此时的算法工程师已经不需要开发最内核的算法,TA的主要工作是维护代码,并在已有架构的基础上去添加一些小的、更具体的算法模块,来不断地完善这个求解器,这个人被称为维护者。

这三棒其实就构成了最理想的求解器开发算法团队。而事实上,国际上现有的著名的流体力学求解器基本都是围绕这个模式开发的,但是这一块在国内却鲜为人知。我们习惯于用团队合作的方式将一个任务或目标分解,然后每个人各司其职,最终集成,形成产品,但其实这个套路并不适用于求解器开发。

团队中的开拓者和提高者都是很难通过招聘获得的。从产品或商业运行的角度讲,这些人往往是公司创始人或核心成员,而且,也只有这些人成为公司的创始人和核心成员,才能保证公司的发展路线会一直围绕核心算法、核心工业软件开发,而不会迷失方向。但真正的问题在于,又有多少具备这样素质和能力的人会在当前的环境下选择创立一个做工业软件的公司呢?毕竟这类人可以很容易地找到收入颇丰,同时又不那么冒险的工作。

这里我所指的软件,是除去求解器以外的所有和计算机程序相关的部分,包括软件架构、交互界面设计、软件部署、软件测试等,主要是软件开发团队的工作,这方面是相对比较成熟的行业,就不再赘述,但是有一点我想着重强调一下:对于软件开发本身来讲,软件架构是最重要的,这有点像“万丈高楼平地起”——如果根基和蓝图不好,那么后面所有的“堆砌”都是不稳定的,甚至在一定时间后会轰然倒塌,这在我之前的文章中有所提及。

3) 形成产品的第三个团队是产品设计团队,这个团队的作用就是将用户的需求转化成工程师(算法或软件)可以明白的语言,并贯彻和跟踪产品进度,我们一般称这些人为产品经理。

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可以很好地统筹整个项目的开展,把控用户反馈和团队开发的节奏,在最短的时间内保证最高质量的产品问世。这里,有效且足够的用户反馈对于开发一个成功的、能够落地的CAE产品是非常关键的,而这往往不是国内自主软件开发者所关注的。

从精益创业的角度讲,我们做产品,应该尽可能快速地推出一个最小化产品,以此为基础,测试用户需求和反馈,然后在不断的反馈和修正中升级产品,最终走向成熟。这其实是一个商业模式的摸索过程,也是我们自主工业软件如何落地、实现盈利的一个必经之路。

以上,算法团队、软件团队和产品设计团队的存在和合理运行,其实就保证了一个成功的流体力学软件产品的推出。

在适创科技成立之初,我们这三个团队中各自只有1-2人,但是我们还是在2年的时间里推出了有世界竞争力的流体力学求解器和完善的软件产品。但是产品不等于商品,实现从产品到商品的跨越,需要商业模式的创新,这就得靠销售团队和服务团队的配合。

因此,将一个真正的CAE软件产品落地,我们需要五个不同团队的合作运行,并且要经过长时间的不断磨合才能实现。

现阶段大部分的商业软件都是采用单机版售卖许可证的方式产生交易,而从我国国情来看,这种方式其实是失败的。

单拿压铸这么一个细分的工业领域来说,现阶段真正能够有能力购买商业软件许可证的公司不足5%,也就是行业头部客户,而即便是这5%的企业,真正能用得好的也不多。剩下的95%的中小企业,其实是无法(更准确地说是没有能力)购买和使用商业软件的,而形成这个局面的最主要原因是价格或成本问题。我想表达的观点是,如果这95%的企业都用不了现有的正版软件,那么只能说明目前的商业模式是失效的,应该有一个更好的结合中国国情的模式出来,不能照搬国外。

适创科技的目标就是让中国所有的企业都能用的起CAE软件,而我们的产品「智铸超云」,就是一个中国企业都用得起的超强CAE推进器。

“我们要建立一个超级跑车(求解器),相比于现有的普通汽车(软件),我们的运行速度要达到它的10倍,而价格是它的1/10”。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求解器在计算效率上已逐步逼近当初设定的目标,而要想降低价格,则必须通过改变商业模式来实现。我们的商业模式就是SaaS——通过链接商业云和超级计算来实现求解速度的极大提升和产品价格的急剧降低。通过这两方面改进(速度和价格),让大部分的中国企业都能使用智铸超云,以工艺为导向,让企业以更加快速和有效的方式实现产品设计,通过不断培养用户习惯来真正实现自主工业软件落地。

软件设计上:跟踪用户习惯,以工艺导向为精髓,摒除所有和用户不相关的计算参数设置,将用户的精力集中在产品设计上,提升用户体验;

商业模式上:不断探索,在和客户接触、讨论和反馈中不断升级,形成一套切实可行的落地策略。

从这三个层面上不断学习和提高,适创科技的自主工业软件将在硬碰硬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形成国际竞争力,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化。

毕业于清华大学(本、博),牛津大学、英国皇家学会研究会员,长期从事数字化工业方面的研究,包括高性能算法、高能X射线检测、图像处理以及相关工业领域的材料和核心工艺开发等,立志创造有国际竞争力的自主化CAE软件,摆脱国际垄断,提升和振兴民族工业水平。

分享到: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